蚊帐内的午夜断想

话庐话2018-06-28 22:52:21

出于某种执念我在今年开春前就买下了这套蚊帐,过去的睡在里面的七十五或八十个夜晚里,我感到无比的心安。这蚊帐为我营造了一个封闭的小世界,在大约四个立方的空间内我支配着厚实的被子、床单和两个枕头,想怎样就怎样。由于这蚊帐可以用拉链完全封闭起来,我不用担心被子或枕头会掉到床下。

入夏后我更是感到幸福,因为和我一起合住的几个伙计并没有像我这样的蚊帐,每当他们夜半愤怒地坐起驱赶蚊子的时候,巴掌声、恶狠狠的出气声(当然是用鼻子呼出一大口气,短促地,我甚至能想到他们一边出气一边在半梦半醒中任由脖子带着脑袋左右摆动)、无奈倾倒砸床声,这一切,构成了我最甜美的安睡曲。你瞧,勃拉姆斯明显还有进步空间。

失眠就像令人昏昏欲睡的语法课上中年妇女老师的点名提问一样令人猝不及防,如同美梦就像令人昏昏欲睡的语法课上收发处的快递到达短信一样令人喜出望外。想到这里我就平衡了许多,但直条条地躺在蚊帐内总带给我一种躺在棺材里的错觉。封闭让我感到安全,同时也带给我不适。我本来是没有这种不适的,我的父母告诉我空气流通不畅会把脑子憋坏,后来我学到的知识也告诉我父母的说法没什么大错,于是我就总觉得我该在蚊帐上开一条缝隙,让空气自由地流动。但我没有,做一些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的事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

我的脑袋不自觉地向右边歪着,右面靠墙,我在黑暗中凝视墙壁,这该死的墙上没有伪装成斑点的蜗牛,充其量粘着我无意间抹在上面的鼻屎。

“眼前的一切,仿佛已跟我远离,消逝的一切,却又在化为现实。”

灯火通明的大街有着别样的安静连窨井盖小孔里冒出的白色热气都沿着它原有的方向喷到了很高的地方才被抹淡这股白色热气有着令人着迷的气味刺鼻却又牢牢地抓住你的每一颗肺泡手里的棒棒糖被嘬得越来越小已经露出了棍棒顶端附近的缺口吹棒棒糖的棒子以制造奇怪的声音成为怪癖大人警告警察会来抓人而咿唔咿唔的警笛声是夜生活的老鼠屎堵住了商家的财路污染了游客的兴致还糊住了发出温暖黄光的白炽灯

偷拿哥哥的玩具会不会被发现被发现了又会怎么样父母会不会偏袒我算了吧你忘了他用毛巾或报纸抽你的时候他的眼睛瞪得多圆了吗他黄得吓人的眼珠子里你哭着把鼻涕舔到嘴里的样子清晰可见他一拍桌子桌上的啤酒也晃动着反射出同样的影像你再也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了哪怕你那么做了那样你的嘴就会恋旧地回忆起鼻涕有多咸亏你后来还以为他得了肝病才有了那样的黄眼妈妈的一个耳光至今回响在耳边后来你知道日本人管耳光叫宾得真是驾驭语言的天才

初代奥特曼里的木乃伊怪兽在杀死了两个无辜的工作人员过后对你穷追不舍我看见那只咬了我一口的狗被扔到深深的下水道里摔得半死怪兽或者鬼魂在窗外隔着玻璃缓缓拉开你床头的窗帘小夜灯忠实地履职照亮了他漆黑的脸面我要飞我要飞我要飞得更高但艾滋病把你揉成一团摁在墙角瘟疫癌症扎着你的脖子痛苦和恐惧像云雨之欢后与伴侣厮磨的快感一样无穷远在四川的三头乌龟水怪常常浮现在你我的梦中抽干湖水却发现除了水草就是烂泥伪装成科普书籍的色情杂志被老鼠拖去做窝小耗子于是从小就无师自通到处尿尿

房子塌了又该怎么办大地塌了又该怎么办火山呢岩浆呢如果非要发生的话请迟一些等我长得再高一些就好了我和爸爸妈妈手拉着手和人群一起走在齐胸的岩浆里六只手高举着宠物狗房产证和玩具当然举不下的要用塑料袋兜着而你我都兴奋地享受着搬家的快感我们的心欢快地跳动着就像肖邦在第一钢协钢琴进入时砸出来的邦!邦~邦~邦!!邦!邦!!!

真搞不懂为什么一说到肖邦人们就想到忧伤忧伤忧伤忧伤他的传世画像已经够丑了你们难道是为了避免想到他笑起来时丑的出人意料的尴尬才这么说的吗他多么欢乐多么自尊多么自负让整个管弦乐队又是盛情欢迎又是苦苦请求了接近五分钟才踩着高贵的舞步施施然亮相又在让人眼花缭乱的炫技之后才让乐队奏出个还算凑合的长音收场他悲惨的经历不妨碍他是个才华横溢的骚包李斯特也不过二流数风流人物还看肖包不是是骚邦不是不是是肖邦讨厌玩弄音节又有什么意义反正我喜欢被他的快乐感染得热泪盈眶

脑子一热就睡着了,无心再去思考“用鼻子呼出一大口气”是否表达得当。

“不然呢?喷出?‘哼’出?”

梦里,令人昏昏欲睡的语法课上中年妇女老师看见了我在收到快递到达短信时露出的不合时宜也违反常理的微笑后,不怀好意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