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圣象》这位牧师的摄影为何荣获中国最火的人文摄影奖

陈埭基督教会2018-06-28 16:43:20




上月底,《微尘圣像》荣获中国最火的人文摄影奖,作者冯君蓝牧师自述:“我,阿蓝。生性懦弱、驽钝、自卑的罪人;却蒙上帝垂怜,就此矢志追随基督,作上帝的奴仆。人是具有永恒意识的有限存有,活在有限的时空、日渐颓败的肉身与对永恒的乡愁之中。人对永恒向往,但因为达不到所以忧郁、焦虑、迷失。我希望能传达出这样的形象,表现出这种张力。”这些照片已不是容颜的留影,而是灵魂的肖像。摄影最强的特性就是把瞬间凝住,冯君蓝的作品却刚好相反,仿佛是在缓慢释放着时间的流动。这些摄影作品忠实地映射圣经、信仰,隐藏个体,融入永恒;他观照一个人的容颜,洞察生命的难处,对他来说,信仰并不抽象,就映射于每一个如微尘的人当中……



牧师、摄影师冯君蓝


在平凡人的双眸中,捕捉神之仁慈;

把信仰的神圣,倾进人之肤容。

圣经故事再表达。




【預備著的童女 The virgin in preparing】


上月底,

《微尘圣像》,

荣获中   国最火的人文摄影奖

——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

冯君蓝获得10万元奖金。


【穿著彩衣的約瑟 

Joseph who dressed in a coat of many colours】


陈丹青评论,

他以神的眼光看人,

由人而望见神,

允为神奇。


【大衛 — 仰望 David — Look up at God 】


他一直以来使用的设备,

只是一台,

用了20年的尼康FM2、

一个标准镜头、

一块反光板、

一条遮光的黑布、

一扇允许光进入的大窗。


【福音之子 — 向無名的來華傳道者致敬 】

The son of gospel — Pay the tributes to the innominate missionaries to Chinese


他拍摄的所有模特,

全都是相识相知的教友;

拍摄地,都在他的“有福堂”。

拍陌生人,冯君蓝放不开。

拍教友,他能很快开“天眼”。


【該  隱  Cain】


过世者生前的老式旧衣裳,

牧师和儿子、助手亲手做的道具,

羽毛、树叶、枯枝等,

在他的镜头下,

都金光闪闪,意义非凡。


【該 隱 Cain 】


55年前,

冯君蓝生于香港。

3岁时,随宣教士父亲落脚台湾。


【哈拿 Hannah】


他小时候患有支气管炎,

他就会喘,一喘就发烧,

一烧就二十多天。


没有气喘药,只好对着一盆热水,

呼吸热空气;或用盐水漱口。

到了冬天,一病就是一两个月,

学都没法上。 


【靈童撒母耳】


妈妈不敢睡觉,

成夜成夜地抱着他祷告:“主啊,

如果你要收走我的孩子,

就收走我吧,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我的孩子。”


在他喘得面露险色时,

妈妈一边祷告一边哭。 

在他看来,是母爱,

也是神的爱。

滋养了自己幼小的心灵。 


【流浪者 Pilgrim】


他自幼喜欢美术,

18岁走进美工类职校,

毕业后一直从事美术设计。


父亲特别严肃,关心别人远甚于自己,

父子关系一度僵掉。 

他做毕业展,需要5000台币,购买材料费。

被父亲拒绝:“只有五百,要就拿去。”


【呂便 Rueben】


冯君蓝一气之下,转身就走。

靠帮同学制作毕业作品,换取材料费,

才艰难毕业。


后来有同龄人朋友跑来说,得到过令尊帮助。

相当于父亲把省下的材料费,资助了他人。

他才理解了父亲。


【期待上帝】

 Look forward to the coming of God 


父亲生命的最后两个月,

他携妻带子,从台湾去加拿大探望。

做了一辈子牧师的父亲,临终前,

仍孜孜向儿子布道。


“我记得初中时你立誓成为传道人,

现在呢?”

“我已经33岁了,

何况有老婆孩子要养……”

“阿蓝,兑现你对上帝的承诺,

永远不嫌迟。”


【青年但以理 Daniel】


苦苦挣扎,两年后,

冯君蓝进入神学院,

成为服事上帝的仆人。

世俗的累,教会的忙,

他一度放弃绘画和旅行。


方便快捷的相机,

成了他转换心情的快门。


【青年約瑟   Young Joseph】


没有难解的符号,

没有曲意难解的笑脸,

只有一双双凝视远方的眼睛,

或询问,或等待。


普通的市井面孔,永恒地凝视,

揭示着:人这种有限的存在,

只是一颗被光照亮的微尘。


【失樂園 Paradise Lost】


有人请教他,那些创作,基于《圣经》本身,

还是从人脸出发、最终抵达文本? 

冯君蓝回答:上帝与我们同在。


在常人眼里,这种信仰的语言,

看不见、摸不着,

但对他来说,却具体真切。


【施洗約翰 John the baptist】


他和妻子的婚姻,在信仰中脱胎换骨。

妻子在产子后,深陷抑郁,长达十年。


她不能工作,不会烧饭;

他既要工作,还要烧饭。


他回家,孩子饿得哭,

妻子傻在那儿,饭也根本没动。

说什么,她都不理睬。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 — 先知哈巴谷】

Although the fig tree shall not blossom — Habakkuk the prophet


她还会对做客的他的朋友,下逐客令。 

婚后第七年,妻子闯了一些无法言明的祸。

忍无可忍,他提出分手。

真正谈离婚时,她害怕了,求他不要离。


受父亲去世影响顿悟,他也意识到,

他们都是有罪的,应在上帝面前认罪。


【童貞女馬利亞  The Virgin Mary】


他跟她说:你不求我,我也办不到,

我没有办法跟你离婚…… 

若干年过去,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已经21岁。

妻子健康,甜如初恋。


【微塵 Tiny Dust】


回忆往事,他说他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离婚。

但即使再来一次,那样的难堪和受侮辱,

他还是会原谅她。

 因为他坚信,你持守信仰,

看什么,都能读见神性。

 生命里,那些软弱的经历,

让一个人负伤而行。


【偽善的法利賽人 Pharisee】


作为牧师,他愿意敞开软弱,

不是高高在上,远远疏离。

他更愿意感同身受,

去扶持受创伤被伤害的人。

 观照一个人的容颜,

洞察生命的难处。

如此,成就了《微尘圣像》。


【先知以賽亞 Isaiah 】


一次次,取景、摁下、定格,

他都能感受到,来自上帝的莫大安慰。

摄影,是牧师与上帝的另一个约定。


【雅各 Jacob】


忠实地映射圣经、信仰,

隐藏个体,融入永恒。

对他来说,信仰并不抽象,

它对人类的爱,

是从对每一个人的爱,

开始的。


【以撒 Isaac】


微尘圣像一系列肖像摄影,无意于客观记录,

乃建立在圣经人类学的基础上,

或者允以称之为“单幅片断的神剧”。


【以斯帖 Esther】


按圣经的人观,人并非浩瀚宇宙中

一连串盲目的偶然性所衍生的意外,

不是裸猿,不是欲望的主体或文化动物;

却受造于物质与神灵的揉合,

是被赋予永恒向往的有限存有;

并就此活在神性的可能,

和实际表现出来的紧张、

挫败和实存的焦虑当中;

而唯上帝的救恩之法为仰赖。


【以西結  Ezekiel】


因为信仰,可以让生命的困顿有了依托,

微尘蒙受片时光照才成就了圣像。

我们要开始发现自己的灵魂,

开始有着罪的惊恐、悔悟,

也有着信的试探、茫然。


【月夜 — 牧童大衛 Moon night — David the shepherd boy】


在这系列的摄影中有一幅作品以《微尘》名之,

拍摄这张照片之前,

他看见窗外透进的自然光中,

隐隐可见灰尘在空气中飘落……


【知罪的稅吏 The publican who knew his sin】


他想:相对于整个宇宙时空,

我们都像灰尘一样微小。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微尘,

在阳光之下依旧可以反射光线,

上帝也给它荣耀的时刻。

因此我说我们是被光照的微尘,

人是被光照的微尘。我心里充满感动与感恩。


【追想錫安 Think of Zion 】